這幾天我有個感受

 

自己和以前差最大的一點就是   完美

不只一個人說我是完美主義者,我自己很清楚我不是,但被別人這樣一說...好吧那就是吧
因為這個形容,我反而給了自己更多不合理的要求



也許要求完美這件事可以歸咎於從小學音樂
音準、節拍、技巧等等
如果這三個基本的東西做不到的話,那根本不用說要演奏了

這也變成我生活中視為"很正常"的事情

 

我被好幾個人說很冷靜很穩重很獨立


不是這樣的
只是覺得身為領袖、鑰匙兒童、經常一個人的自己來說,本來就應該這樣子

沒什麼了不起,就和呼吸一樣平常

 

應該怎麼樣,不該怎麼樣,在我心中有一把尺,這把尺衡量我自己也衡量別人
我要我做到的,我要求別人也做到
但別人不見得會聽你的,他們心中也有自己的一套標準在啊
其他人跟你不一樣,不同背景不同方式不同態度,你不能拿你自己的來衡量他們的對錯

 

 

漸漸的

 

我學會了無視

 

 

等公車看到別人等到玩起來跑到馬路上
幫別人慶生鬧到在餐廳裡跑來跑去
拿筷子敲碗盤,大聲聊天
在書店裡面大吵大鬧
只顧著自己方便擋在路中間

這些行為在我看來都是非常沒禮貌沒家教的動作

 

然後呢? 我能怎樣?

 

練社團的時候就是有人不看指揮不看升降 亂吹亂打亂敲

所以呢? 我又能怎樣?

 

就當做我沒看到、沒發生過
不然我會把自己弄得不開心

 

喂.jpg

 

 

因為我沒有辦法讓我生活周遭的人都跟我一樣

    全站熱搜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