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很差

 

這種時候就需要念芝學姊

為什麼她會這麼有領導能力?

一種魄力強到問話的時候像在被拷問
一種口氣在教訓別人像在教訓你

以前一年級的時候,因為上面的學長姐都很嚴格,所以我們想等新生進來後我們不能這樣對他們
但是越是這麼想,情況就越是糟糕

Sax還普普通通,水平沒有差很多
長笛都是學過的,沒有什麼大問題
法國號三年級畢業後沒死大概也半死
豎笛的自從倍瑄學姊畢業後剩下的一年級就是等死
小號,俞年學長畢業後?別說了吧
低音部的三年級學長姐畢業後又留下什麼呢?
打擊組少了兩津又能做什麼?

這麼說吧

 

 

 

 

 

 

 

 

 

 

 

 

 

 

不就是剩下一群一點禮貌都沒有的白目高中生嗎?

 

 

 

 

 

 

熱忱呢?
被新生訓練的爛表演吸引的原因是什麼?
最初的決心到哪去了?

對學長姐問好不是因為他們比你年長還是大一個年級
是因為他們指導你,問好是一種表達感謝的方式
難道你會想在大家面前對學長姐說感性的話嗎?
是我的話,我也不會這麼做的

沒有人說你進來樂隊一定要把樂器學到很會還是怎樣
如果連學音樂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記了,那還學什麼樂器?

不就是學態度嗎?

 

沒有人不犯錯的,但是同一件事情一講再講也不反省的話,那就可悲了

今天礙於我不是什麼重要的幹部,所以不方便站出來罵

 

 

好自為之

    全站熱搜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