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準備很久的表演

我到表演前一天都不抱著希望
幾次教練練到甩頭開門走人,幾次犯錯停下來被學姊瞪?(指)

直到看了活出美好73-所見之事將有所改變
老實說我嘴巴念著:好吧就期待看看吧,但心裡是:才怪

一二節公假準備樂器,三四節表演,五六節游泳課,七八節又公假跟儀隊合室外,這一整天我只上第九節數學= =

差點沒哭噢,因為從來沒有這麼整齊過
這才知道,Ross Roy是把宜寧管樂推上最高峰的一首曲子
對教練的意義有多大啊
還好在高峰期的畢業學長姐沒有回來看我們練習,不然會哭死(笑)
不可思議的完美,只有臥虎藏龍比較糟糕一點吧!?

大致上,該出來的聲部都有出來
ross roy那首baritone的旋律出來我真是太感動了,給挑大樑的把哩洞學弟妹拍拍手
後半部小號、tennor sax跟法國號、alto sax主副旋律的搭配真是太好聽了!

歌劇魅影的開頭好像瞄到有人被嚇到XD,因為聲音是突然的大聲啊

真善美因為是很多首曲子組合起來的,在一段樂曲結束之後都會有幾拍的休止符
沒經驗的人就會以為結束了,然後就開始鼓掌
這時候教練就轉過頭去:還沒啦!然後繼續
以前表演有首曲子叫蜻蜓的森巴舞,很好聽的一首曲子
在最後反覆跳2的時候是全部聲部停好幾小節的安靜狀態
我們都是聽大提的呼吸聲來繼續下一個音
往往第一次聽到的觀眾都不會知道,在我們停第一個休息的時候就拍手
早料到會有這種'狀況的團長就在他們都拍手以為結束的時候大大的呼吸準備拉下一個音
然後已經拍手的觀眾就會笑成一團
整首曲子都結束之後,團長就會站起來說:被我們騙了齁!?

最後一首alvamar overture 阿發馬序曲啦,吳雞在下面聽說超好聽的

最後吹了安可曲-ちびまるこちゃん 櫻桃小丸子
不知怎麼的,好像在每一場音樂會中演奏到耳熟能詳的兒歌或是某某卡通主題曲的時候
觀眾都會表現出:哦~~~的表情,不然就是很興奮

來聽的人很少,因為時間安排的很北七
學務週報上是打二年級的,可是同時間又要預演,就叫沒有預演的來看,搞屁啊!
但還是有人聽到,我只是覺得有人來就很好了
以前啊~我還在社區愛樂的時候,常常在奇怪的地方表演
最好笑的應該就是整修中的美術館吧!?
那時候是夏天,整修中的美術館旁草地上
也是有人來看,是什麼人呢?
就是要去文化中心cosplay的奇奇怪怪角色
我們用異樣的眼光看他們,他們也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
其他就是頂著太陽趕工的工人了吧!?哈哈

所以我覺得,這種禮堂沒坐滿的景象也不稀奇了

本來就不要期待學校會做多好,何況校慶事情這麼多!?

好吧,一點也不期待的校慶要到了
都拼命借課去練繞場的東西,真是夠了,沒有意義唉

不知怎麼的,明明就是60週年校慶,卻沒有去年來得期待耶
哈哈哈,好失敗喔

    全站熱搜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