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篇文章,心好像被震了一下
如果不是無意間瞄到有人在看,我也許不會去翻

到天國當兵的舜文

文◎蘇貞芳

十二月五日下午,我夢到舜文。夢境是如此真實──舜文跟著我,走在我的右後方,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一個炫亮的舞台,舞台上沒有人,但是台下卻已經人山人海。正當我狐疑著怎麼帶他到這地方時,舜文就逕往右邊走去。臨別之際,他回頭跟我說:「牧師,走了!Bye!」他的臉上盡是笑容,是他一貫跟我道別的方式。

沒想到,夢境中那個舞台是天國的音樂會,上帝缺鼓手,把舜文徵召回去。

記得去年八月教會舉辦培靈會,當我站到每個弟兄姊妹旁時,盡是舒坦的笑,唯獨站到舜文旁邊時卻開始大哭。為舜文禱告的講員因而轉身向我,驚訝聖靈有所啟示的說:「聖靈的感動。」我一直把這句話放在心上。

接下來的兩個月裡,舜文做了一些令人驚訝的事,說了一些讓大家無言以對的話。譬如,他對同工說:「我覺得人離開世上,不用交代太多,瞬間離開,沒什麼煩惱最好。」十一月他結束感情,向前女友致歉、跟學校老師道謝……。要入伍當兵那個禮拜,他的阿姨要為他當兵之行禱告,他說不要,卻邀請教會一位執事為他禱告而痛哭。

十二月二日禮拜天的敬拜讚美服事,由舜文的母親領唱,舜文跟往常一樣負責打鼓。結束後,他拍著母親的肩膀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合作。」於是把兩副鼓棒交給另一個孩子,由他接棒。禮拜中報告舜文要去當兵的消息,他還主動站起來,跟弟兄姊妹鞠躬。

十二月六日要為舜文舉行入伍壯行禮拜,但不知為什麼,我一直寫不出講道篇來;明知要買禮物,卻一直在家踱步,心跳異常還請同工為我禱告,好像是天父提醒我,不用買了,祂那裡什麼都有。

就在那天,舜文去找同學,一上車後就不舒服的在後座上睡著了。睡夢中,上帝接他回天家,舜文沒有一點痛苦地離開人間。

舜文的爸爸說,就在前一晚,他一直覺得煩躁,翻了三本電話簿,每一本都寫了舜文的名字;彷彿上帝三次告知他,神要徵召舜文到天國當兵;而舜文的意外險保單十二月七日到期……,對於這一切,我們不禁啞然,只能靜默順服上帝的旨意。

回想我剛到向榮教會服事時,少年團契只有舜文和一個小輔導;舜文是配合度很高的孩子,我說什麼,他即使不甚同意,最後還是會說:「挺妳啦!牧師。」就這樣,舜文挺我把少年團契的孩子們帶了起來、挺我創辦聯合少年夏令營。

舜文在教會裡沒有同儕,他卻不曾離開教會;或許有人只看到他的特立獨行,而我卻看到他的優點。我說他穿垮褲很帥,因為短褲每個人都可以穿,垮褲卻不是每個人都穿的屌。舜文說我是好牧師,因為我聽得懂他的話。我還記得舜文要滿十八歲的那年,他悄悄找我談了個很私密的個人問題;我驚訝這個穿垮褲、留著長髮的大男孩超乎想像的懂事、有分寸,他很有創意的遵守了神的誡命,他的母親把他教養的很好。

舜文離去翌日,我陪伴舜文的媽媽去驗屍。檢察官問:「妳要不要對誰提出控告?」舜文的媽媽淚流滿面地說:「我不控告任何人,我的孩子在上帝那裡。」並且轉身對開車的孩子說:「你不用害怕,上帝與你同在。」

幾乎有一分鐘之久,檢察官驚訝地抬頭注視著這個令人敬佩的母親。是的,有這樣寬容的父母,當然有舜文這麼善良的孩子。正如《世界觀的故事》書中作者所說:「我們所採取的每樣行動,要不是造成人間地獄,就是幫助人預嚐天堂的滋味。」

舜文的爸爸自責自己不夠愛舜文,僅是努力工作供應舜文的需要,陪伴他的時間卻太少,他說:「舜文選擇上帝的愛,提早回天家。」基督的愛深廣寬闊,永遠超越人所能想像;我相信舜文回天家的安排是神主權的奧祕。如果我們只看舜文離開這件事,只會看到悲傷、眼淚,甚至是憤怒;可是當我們超越悲傷憤怒看上帝的全能、尋求上帝的旨意時,就能看見上帝的愛和救贖。如同舜文的阿嬤對舜文的媽媽說:「上帝會替妳承擔這樣的壓力與遭遇,這一切的重擔有上帝為妳托住,它將成為妳的祝福,妳儘管向祂獻上讚美。」

聖經傳道書三章2~3節:「天下萬事都有定期,都有上帝特定的時間。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除有時。」舜文到天國服役,在上帝的國度存在,他在天上看著、等著與我們再相見。雖然他只有廿一歲,但神使用了有限的舜文,讓我們感受到祂無限寬廣且深闊的愛。

舜文是上帝揀選的禮物,是上帝使用的器皿,我們以舜文為榮。 


其實...完整的文章看完我心底還是有那麼一點的懷疑,到底是不是他
抱著複雜的情緒想再確認,我覺得我實在很蠢
用盡了網路資源來查向榮教會,查到的結果是一種很難形容的味道
文章內熟悉的名字一個一個提起,景象也一一的想起

大概五年前,我到了這間教會彈電子琴
坐在角落邊,默默的觀察每一個人,記住了許多人的名字
舜文哥令我印象深刻
他頂著咖啡色頭髮,在黑框眼鏡還沒這麼"氾濫"的時候就先帶了
常常打鼓打到一半站起來拉褲子
用最新的手機
練完敬拜團很多次都是他借我手機打回家要媽媽來接我的
那次他要我講快一點,不要太久
我只說了9秒
他很驚訝的說:才九秒會不會太屌了???
每次有新朋友來,我們總會唱在耶穌裡~~我們是一家人這首歌
他和啟倫哥都會唱合音
一年多,我悄悄的消失在電子琴椅上,走的很乾脆

我只是覺得,向榮教會,一個我停留短暫的教會
對我來說似乎只是一個......生命中曾經的一小小部份
為什麼,他的離開也能讓我感到難過??


也許,在耶穌裡我們是一家人的關係吧!!??
也許,很久很久沒見面,很久很久沒聯絡,但是心也是連著吧!?


天國的音樂會,因為你而完美

    全站熱搜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