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個笨蛋一樣卯足精力往前狂飆
卻是飆向門旁邊的高牆而不是為我敞開的大門



因為一句三字經打開了心中的潘朵拉盒子
過去的自己一下子就回來了
你看不出來,我看不出來
但在心中有一塊卻是毫無紀律的放肆

好像需要被積極關心
好像需要被小心呵護

因為被貶低
眼淚在打轉
是不甘心的味道

總是躲不掉惡夢的侵襲
這幾天其實很不想睡覺
黑夜的布幕拉下
四周一片黑暗時
我閉上眼睛

來迎接我的不是平靜
而是不斷的看見自己在不停的跑
或著被人追被車撞
我感覺到自己騎在車上
一不穩就撞上旁邊的護欄
掉到大水溝裡去
我感覺自己在過馬路
一台大卡車迎面撞上來
我看到我的頭不見了
連敷臉躺下小瞇一下都要夢到被人拖著跑
征服了從小變大、從塑膠變木製的玩具
要處理也要戰戰兢兢
木騎兵的頭都被我打下來了
為什麼手還要抓我的腳?


不能睡覺的時候心跳就跳很快
到底在快什麼?
呼吸都來不及了






馬的,這玩笑也開太大了

    全站熱搜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