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來以為今天是星期五
看看手表是6:48還被嚇清醒
在不確定到底是星期四星期五還是星期六的狀況下看到SA
才放心繼續昏
這一昏,不得了
夢到過去的自己

下午去教會,今天是期待已久的制服日
玩了轉到一定不會看的小氣大財神常玩的激爆骰子樂
爆你個大頭,我這次沒有動手
以前自己.........................


血氣方剛??


好像打傷了不少人

所以現在都很收斂了

沒打人也沒被打

只是感覺沒有融入在遊戲中

其實我不喜歡這種懲罰,畢竟自己以前太蠢老是跟人打架
現在看別人,就覺得很討厭

文華跟大明的制服不錯:)

鄒睿哥,我說你立起的型男形象已經被你自己毀了
你在跟我們說帶敬拜的事時,我都不敢看你,因為看了就想笑
所以你還是回去穿西裝吧,那好像還是比較適合你
還好晚上帶敬拜恢復正常


翊廷說他在沽狗找康希牧師照片的時候找到我相簿來,哈哈哈


晚上敬拜唱的歌是以前在長老教會唱過的 "願"
我是台語白痴,外省小孩聽不懂
在我這一生中,我想最常講台語的時候就是在長老教會的時候吧(目前)
突然好想念惠珍姊、舜文哥還有大家啊
以前唱的台語詩歌,好多好多我都還記得ˊˇˋ
改天通通拿出來唱唱吧


聽牧師講道到一半,心臟又開始跳很快
昨天得到的推論是因為趴著睡,血液不循環
那麼今天呢??
會後小組聚集到一半就逃出來
也許是密閉空間或是人太多空氣不好的原因吧!?
給了家祺一個機會為我禱告
之後跟人家講講話也就忘了這件事
猜想是不是越在意會越嚴重??

跟于珊說了早上夢到的事
也為我禱告
這是第一次,在廁所裡禱告*囧


鄒睿哥說我看起來跟他表妹很像
那我以後是不是要叫你表哥?!

那個沒穿制服的跑進來幹麻啊??

    全站熱搜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