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在新民高中藝術中心
音響效果媲美國家音樂廳的地方
上一次去是前年音樂會,我是站在舞台上的人
不曉得這場地到底好在什麼地方
這次我坐在下面聽人表演,我真正感覺到什麼叫做傳聞中的雪梨歌劇院
我沒去過國家音樂廳,也沒聽說音響效果有多好
雪梨歌劇院呢,有人說內部設計是連你在觀眾席上發出聲音都能很清楚的聽到

票是爸給的,我跟媽根本沒搞清楚這表演是表演什麼,誰來表演,就去了

好吧原來是鋼琴小提琴跟大提琴的三重奏
彈鋼琴的女生是台灣之光,拉小提琴的是她先生,俄國人
一看到小提琴手出現我的直覺反應是:好痞的樣子
坐下來開始拉琴,他的腳根本就是呈90度的打開
拉高音的時候,嘴巴會張開

如果大提琴手的自我要求很高的話,她應該會很不滿意今晚的表現
因為她的笛音沒有上去,聲音散掉了
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她一開始的臉都是面帶微笑
直到那個音出現為止,她的臉就皺掉了

整場的表演還有個很重要的人,就是幫忙翻譜的人
這種形式的表演,彈鋼琴的人沒有時間去翻譜,所以會請人來幫忙
想想看,如果翻譜的人不會翻譜,那整首曲子也甭玩了
不是什麼大咖,但是很重要:)

這回的觀眾素質比上次去看戲好太多了
但畢竟內容不一樣不能比較
一首完整的曲子沒有結束之前不能拍手,這是很沒禮貌的事
我記得小學一次去看表演就發生過這種事
明明就不是一個曲子的結束還拍手
在場觀眾不少看的出來是常常聽古典音樂表演的行家
都知道聽音樂會該有的規矩
但也有瘋狂製造聲音的討厭鬼,不會敎小孩的父母

當你把注意力全都放在耳朵的時候
你會忘記你還有頭以下的東西,彷彿耳朵就是所有
如果你的手不動一下、腳不抖一下,就會忘記你有這個東西

全部樂曲結束之後,一定要作的就是一直拍手跟喊安可
如果不喊不一直拍手的話場面會很尷尬
通常表演者都會準備安可曲
小提琴手先用中文對我們說:大家好
然後說:謝謝你們來
好像很熟悉卻又有點陌生的腔調聽得我們笑了
安可曲是黃昏的故鄉,小提琴手用中文這麼說
不論是古典音樂還是我們常聽的西洋樂器給我的感覺都比較高貴、優美
但用鋼琴三重奏的方式演奏起黃昏的故鄉,感覺就變了
即使這首歌我沒有聽過,給人感覺好溫暖好親切
第二首安可曲是四季謠,一樣是小提琴手說的,好可愛
這首改編得更有技巧了,跟我以前樂團的比起來
有些民謠編成合奏譜之後,曲子就變得高貴優美啦,好像跟前面相反
以前樂團的六月茉莉也是啊,聽起來好像什麼大師的作品一樣
其實就只是六月茉莉,台灣的一首民謠啊


我期待下一次的音樂會啊
希望是Joshua Bell的,最好是在台中
創作者介紹

覺醒;噴跑吧!

Kc_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